---- 公告栏 ----

宁夏睿智教育培训学校
宁夏最好的中小学文化课补习辅导学校

教学中心

优秀作文大全_参加作文比赛,写法当然就不一样了

发布时间:2020-06-26 14:23 作者:宁夏睿智教育培训 次数:
1
上次写了好几篇应试作文的,有家长说,既然开始你都开始吹牛提“当年勇”了,那就干脆说说全。
 
比如,谈谈竞技作文,见天赋的那种。行。
 
我读中学的时候还没新概念作文大赛,社会机构组织的赛事也相当少,最有影响力的当属上海市中小学生作文大赛,相当官方,我记得主冠名还一直是光明。获奖之后,除了拿证书和奖金,还能搬一箱牛奶回去。
 
另外各个区也有自行组织的赛事,学校也相当重视——毕竟它事关老师的职称评定。
 
我就很为老师解忧,也一直搬牛奶回去。
 
可惜的是,虽然每年都得奖,但每年都是二等奖。
 
但不管怎样,我好歹算是个实战派。
 
不是很多人说要“要呵护孩子的表达”吗?别瞎嚷嚷。投稿的大门是敞开的,作文比赛现在也接受社会报名了,它们的玩法,和应试作文完全不一样。
 
你真觉得孩子有天赋,就让他们在这类舞台上试试。
 
2
参加比赛,范文套路就不好使了。这时候要思考的就不是80-90,而是50-100。因为得奖的标准只可能在95-100里。
 
既然来了,就是要拼奖项的,写一篇没得奖的好文章,和交白卷没什么差别。
 
这时候创造力、发散性、角度、语感就占据了判断的高地,真喜欢写作的人就会有一种兴奋感。
 
写糟了不闯祸,写好了有东西拿,这才是适合创意的场合。所以,“写糟会闯祸”的应试作文不可能担负这样的功能。
 
可惜时光过去太久,只能勉强记起一些片段。相对清晰的是初中时的一次参赛——我之前提到,我初中读的是一所远近闻名的“菜中”,那些可怜巴巴的参赛额度都是教育部门为了所谓的平衡“恩赐”的。我初二转学过来时,学校历史上从来没人拿到过作文的奖项,老师也早就习以为常。
 
他甚至会当着学生的面腹黑:“比什么比!最后都是曹杨二中的!”
 
别的学校老师都会现场督战,我们的老师在家打麻将。哪怕学生不去,老师也懒得提醒。
 
后来我拿到了学校建校以来的第一个作文二等奖。
 
语文老师获知这一消息之后,激动莫名,不但忙不迭地全校通报,还专门腾出一堂课让我讲作文。当时我并不知道学生获奖对老师评级有非常大的帮助,只觉得这事儿有点太兴师动众了,很容易让人自满啊。
 
因为我高中考进了市重点,得奖也不会有那么大的动静,所以对这个初中的奖项印象深刻,以至于我还记得它的竞赛题目:
 
《手》。
 
其实这是一道非常规范的作文题。如果是考试,你可能马上会想到妈妈的手,环卫工人的手,老师的手,然后慈母手中线,蜡炬成灰泪始干,从柔软到粗糙,讲皱纹、讲老茧,最后上一个高度。
 
如果要得高分,就多一些比喻和排比。
 
这就是“应试作文”的合理思路。如果是中考或者期末考试,我一定会这么写。因为它不难,而且会保住一个“底”。
 
但这不是考试。这是竞赛。
 
它不需要什么“保底”。它要的应该是更好玩的东西。
 
3
我大概思考了五分钟。然后在草稿上写了几个关键词(列提纲太费时间了,关键词主要是提醒自己不要漏举例),在答卷上写下三个字:
 
大家好!
 
按照应试作文的思路,我大概脑子坏掉了。这是一个非常冒险的开头,任何一个阅卷老师都可能直接愣住。
 
但你可能猜到了——
 
我是用第一人称写的。
 
我写了一个关于“手”的会议:医生的手、小偷的手、妈妈的手、孩子的手、警察的手济济一堂,在“手主席”的主持下,畅谈“手生”的收获和反思。有感激、有抱怨、有哀叹、有期许……
 
其实写得并不算太顺,分段也非常多,没有什么引经据典,背诵的范文也完全没用上——严格来讲,就是好玩。
 
我只笃信一件事情:当评委看到“各位手兄手弟,我们开个总结会”的时候,哪怕我不是曹杨二中的,被默认放到“随便看看淘汰区”的,他也会停下来。
 
哪怕可能是一句“哈哈哈这什么玩意儿”,但他只要一停,我就有机会。
 
这就是竞赛。
 
4
自吹自擂到现在,我相信家长们都明白了:
 
这样的写作,并不是一件必要的事情,也不是一教就能学会的。
 
它确实需要阅读量、生活经历作为积淀,但它也真的需要天赋。那种判断、反应、思考、拓展,固然令人心动,但如果孩子没有那种摆脱桎梏的兴奋感,没有那种“让人一愣”的执着,就没有必要把他硬往“文采飞扬”上赶。
 
应试作文的“套路化写作”,掌握那些套路就行了,勤勉一点,踏实一点,它并不难,也不会让人绝望;而那些面向大众、面向市场的竞技写法,需要有创作的热情与恒心——例如那个“第一人称”,来自于很多“我是一根牙刷”“我是一盆向日葵”的练笔,但它从来不是教学的要求,也不会被考到。
 
如果孩子无法从中找到乐趣,那真没必要去尝试。它和奥数一样,没必要让每个孩子都成为亲历者。
 
事实上,哪怕孩子将来从事文字工作,比如自媒体营销号,也完全不用担心。现在写文章的人多如牛毛,但当初得奖的人凤毛麟角,哪有什么对应关系呢?
 
放心吧。